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01xiaoshuo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这一整个下午,司马澈未穿官服,未办理任何公事。

    她就在这后院中陪着傅小官说了许多话,心声再一次大胆的吐露,而傅小官也没有矫情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不会有多少时间陪着你们……就像现在,越来越忙,莫要说远在金陵的问筠书兰和小楼,就是近在身边的新颜……”

    傅小官极为歉意的看了看徐新颜,一声叹息,“我都没有多少时间陪她说说话,陪她去看看夕阳野花。”

    徐新颜瞅了傅小官一眼,这人一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,回到家里就连吃饭可都在想着事情!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司马澈生在大户人家,父亲为了家族的发展,一年四季呆在家里的时间就极少,但这并不妨碍母亲对父亲的爱。

    “男人嘛,其志在四方,若是窝囊的呆在家里,能有多大出息?作为女人,就是男人的坚强后盾。他在外面已经很累了,回到了这家里,一杯热茶,一桌热菜,一个温暖的被窝,他的心啊……才会得到慰藉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司马澈的母亲对她说的,不仅仅是说一次!

    像她这样的大小姐,未来的良人肯定出自商贾大家,母亲的这些话自然是让她提前有个准备,只是谁也未曾料到,她司马澈当初从萦丘而至金陵,这心儿却许给了这么个大人物!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司马澈的父亲并未表态,却有些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定安伯啊!

    未来他回了武朝登基为帝……皇帝啊!

    司马家作为大商人,可从未曾想过去攀附上一个皇帝!

    那后宫的破事儿戏文里演得可多了,自己的女儿若当真嫁给了一个皇帝,成了那后宫嫔妃中的一员,那深宫高墙……当真能快乐么?

    和皇室沾上了关系,明面上看来风风光光,但背地里会有多少刀光剑影阴谋诡计?

    一个不好,整个家族可都将陪葬!

    所以司马晖写了一封信给父亲司马一秋,老家主思考了足足五天,启程前往沃丰道。

    但司马澈原本的担忧倒不是家里的阻止,而是傅小官的拒绝。

    今儿一席聊天,傅小官接纳了她,她很欢喜,发自内心的欢喜。

    但她现在也很担忧,夕阳西去,那鸿门宴……可绝不能让傅小官出半点事!

    所以她将这宁桑城的二十个捕快悉数叫了过来,还从宁桑城的司马家里弄来了三十个护院,令他们呆会随行。

    这在傅小官看来并无意义,但这是司马澈的担心,他自然没有出言反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车马随从在傍晚时候来到了红叶集的章氏大院。

    章平举早已带着儿孙恭候在了那朱红大门前。

    今儿的战场并不在他这章氏大院,所以今儿这场晚宴,他准备得很是丰盛,毕竟让这位定安伯喝好吃好,安心的上路,才是他之所愿。

    章平举表现的十分热情,并且极其谦卑:

    “小人章平举恭候定安伯大驾光临!”

    他躬身一礼,身后数十个子孙晚辈尽皆跪了下去,倒是令傅小官多看了他两眼。

    “章家主何须多礼,都起来都起来,说来咱们也算是熟识了,随意一些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那群子孙从地上爬了起来,一个个热切的看向了这位传说中的定安伯——他们可不知道这场宴席还有别的故事,仅仅以为是家主天大的脸面请来了定安伯。

    对于章氏而言,这当然是莫大的荣幸,对于他们这些子孙辈而言,这当然也令他们的脸上极有光彩。

    偌大沃丰道,定安伯去过谁家?

    这事儿很快就会传遍沃丰道,那么章氏很快就会成为沃丰道第一氏族!

    哦,那位女县令也来了,正好也让她亲眼看看家主和定安伯之间的亲密关系,免得她总是想要打章氏族人手里的那些田地的主意。

    章平举再次拱手一礼:“乡下小地方,恐怕有许多照顾不周之处,小人惶恐,定安伯大人大量,切莫要计较。定安伯请……!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引,傅小官没有客气,他带着司马澈和徐新颜以及数十个捕快家丁走入了章氏大院,在章平举的带领下进入了正堂。

    那些捕快家丁们按照司马澈此前的交代,很快分成了两队,二十捕快站在了这正堂的四周,而三十余家丁,则守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阵仗颇大,但章平举的脸上却毫无愠怒之色。

    这就令随时注意章平举的傅小官有些纳闷了,难不成他还当真是诚心十足的宴请自己?

    他抬起头四处看了看,也不知道宁思颜和卓东来这两人藏在何处。

    章平举又是一引,让傅小官坐在了上位,徐新颜出于保护傅小官的目的,她坐在了傅小官的左首,而司马澈也挨着徐新颜落座。

    章平举坐在了傅小官的右首,其下是他的四个儿子和长孙章清扬。

    “定安伯在沃丰城举办的那场百叟宴,而今在这沃丰道可成了家喻户晓的美谈啊。小人得知定安伯要来宁桑县,可是盼星星盼月亮连觉都睡不安稳……”

    傅小官咧嘴一笑,“哟,章家主从何得知本官要到宁桑县呢?”

    章平举一哑,连忙说道:“小人毕竟在这沃丰道呆了些年头,沃丰城里也有小人熟识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章家主倒是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、小人就是想着万一定安伯当真来了宁桑城,小人就有机会尽一番地主之谊,以表小人对定安伯之仰慕啊……定安伯一路舟车劳顿,这就开席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还当真饿了。”

    章平举对身后的一名管家吩咐了一声,那管家走了出去,接着傅小官便看见一溜的婢女端着盘盏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桌上很快便摆满了各种佳肴,而喝的酒居然是西山天醇。

    “章家主有心了!”

    “只要定安伯不嫌弃这乡下人手艺的粗鄙,小人就无比荣幸。”

    徐新颜站了起来,她取了一枚银针,就在章平举等人惊诧的视线下,用那银针一一探查了过去,就连酒,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章平举的眼里很快的闪过了一抹骇然之色,还是计先生说的对啊,若是在这酒菜里下了毒,此刻可就翻船了。

    计先生大才!

    博古通今算无遗策,想来平桥之布置,计先生已经安排好了吧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军事小说推荐: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汉冠 田园悍妃之摄政王欠收拾 萌宝当家 顺手牵了个将军大人 大唐: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闪婚后人设崩了 南明第一狠人 重生之战神吕布 我要做驸马